田北方:有合法权利的公民为何不如死囚犯?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13日

       一个普通的民事案件让人感到困惑。郑州市民葛女士向公益维权网反映, 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法官可以发传票通知她开庭审理, 因为原告故意捏造被告信息, 因此, 法院无法联系到被告, 进行了缺席审判。后来, 葛女士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执行法院处决。案号为(2010)管民初第280号, 审判长罗国昌、审判员刘琦、人民陪审员许家贵、书记员姚新臣。原告故意编造被告信息, 导致法院无法联系到被告, 缺席审判 2011年3月23日下午3时30分, 我和葛女士走进了院长会见室。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
       经过沟通, 我们与本案的法官取得了联系, 院长接待室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去606房间找本案的刘琦法官进行刑后解读。问:本案中, 在可以联系当事人的情况下, 法院为何没有按照《审判行为守则》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法定时限内将开庭时间和地点通知各方当事人?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给法官”?但是使用第二项“公告交付”?图3 被告人准确手机号码为13937197757, 打错号码为13937197767(证据见图14) 与本案法官沟通并查阅案卷后, 发现原告与葛女士为熟人并且一直保持联系(证据见图4。图5.通话记录图6)。原告为了达到为此, 在向法院提供被告人资料时, 被告人的资料是故意捏造的(具体证据见图3, 原告捏造的证据见图14)。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灌城惠区人民法院作为一个严谨严肃的司法机关, 竟然对原告提供的被告人资料一一核对。不知何故, 法院接受了原告捏造的被告虚假信息, 因此发生了变化。法院在无法通过通讯方式联系到被告人时, 随后作出“公告送达”决定(证据见图7、图8、图9), 被送达人缺席判决为逻辑呈现(参见图 10 和图 11 的证据)。 ),

从而使拥有合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公民失去为自己辩护的机会。服从公正正义, 平等对待各方, 确保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成为这种形势下的理想。本案不是个案,

它涉及数千起公民权利的实施。同时, 法院只在公民接触不到的人民法院报纸上发布“公告服务”, 这无疑成为剥夺公民(当事人)合法权利的有力工具。一般情况下, 灌城回区人民法院在看到邮寄回执上明显标注的“地址错误、手机号码错误”后, 应要求原告重新提供正确的号码(证据见图14)。但冠城惠区人民法院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图4 原告与被送达人通话记录保持联系图5 原告与被送达人通话记录保持联系图6 20101年8月9日原告与被告人通话记录6时06分的通话记录(注:因通讯数据限制无法提供之前的通话记录) 本案中, 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有滥权行为。经过对本案的深入了解,

以及对本案的书证、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的核查, 本案不排除原告有故意捏造被告信息的嫌疑;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有误;法院对被送达人执行送达违反法定程序, 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条的规定。第七十八条诉讼文书送达应当直接送达被送达人。这样一来, 拥有合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当事人就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问题一:认定事实错误:根据证据(见图4、图5、图6通话记录), 原告与葛女士一直保持联系, 被告提交的手机号码原告向法院提交的是一个故意编造错误的手机号码(证据见图14), 经核实不属于被告所有。作为郑州市管城惠区人民法院, 应本着人民利益至上的原则, 对原告提交的被告人信息(包括被告人联系电话)一一核实.第十三条规定, 人民法院必须对当事人的陈述和证据进行全面、客观的审查和核实。
       只有经过核实, 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遗憾的是, 灌城惠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原告提供的信息和证据(误认受送达人手机号码)未进行审查核实, 导致法院通知被送达人被送达。通过邮件送达时无法联系到被告(证据见图 14)。其后, 法院以被送达人下落不明为由, 对发布“公告送达”作出事实依据, 确属事实认定错误。更需要注意的是, 灌城回族区人民法院在收到明确写有“地址错误、电话号码错误”的邮寄回执后, 本应要求原告重新提供正确的号码(证据见图14)。但冠城惠区人民法院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为什么要坚持选择“公告送达”?问题二:违反法定程序:本案葛女士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 被送达人下落不明。经查, 被送达人(葛女士)的原住址与后房住户彭先生有联系(证据见图12)。此外, 在本案执行过程中, 被告葛女士能够保持顺畅的沟通(证据见图13)。上述“口齿相传”的证据足以证明本案的被送达人(葛女士)不具备本案规定的“被送达人下落不明”的前提条件。 《民事诉讼法》第 84 条。相反, 法院在向被送达人执行送达时违反了法定程序——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 被送达的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达被送达人。问题三: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本案被送达人(葛女士)的原居住地址与后房占用人彭先生维持关系(见图12取证), 以及原告与被送达人葛女士之间的通话记录(图4.图5.图6)等证据, 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应当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开展相关服务业务。法院在收到明确写明“地址错误、电话错误”(证据见图14)的邮寄送达回执后, 并未全面客观地一一核实查明。双方取得联系的基本要求, 最终导致本案的送达人葛女士缺席判决。因此, 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在本案适用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时出现了错误。同时,

也违背了人民利益至上的原则。为什么一个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人不如死囚?众所周知, 死囚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 但是死囚可以让死囚从案件开始、审判到判决都死得一清二楚。
       那么, 本案当事人是拥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人, 为什么不能得到自己合法拥有的合法权利呢? “公告服务”合法但侵犯公民权利和初衷 “公告服务”的目的是什么?法院为什么要“宣布送达”?送达公告的前提是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 被送达人下落不明, 或者采取直接送达、留置送达、委托送达、邮寄送达、转介送达等送达方式无法送达后, 为体现法律的人性, 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保证民事诉讼目的的实现, 采用公示方式推进民事审判程序。顺利进行。
       人民法院通过原告提供的受送达人信息, 不能以直接送达、留置送达、委托送达、邮寄送达、转发送达等方式送达的, 应当有土地后方无消息, 但经法官主动核实, 下列单位或部门之一出具证明(村民小组出具证明;村委会或居委会出具证明;民警出具证明)派出所出具证明;乡、镇、街道民政办出具证明;为保护当事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保证民事诉讼目的的实现, 人民法院采取更人民法院进入“公示送达”程序时, 意味着被送达人(一方)将失去辩护的机会。由于人民法院实施的“公示服务”不是在当事人居住地的媒体上发布, 而是在普通公民无法接触到的人民法院报纸上发布, 势必失去广泛传播的效果。测距通知。现实生活中, 不可能每个人每天都去人民法院查看人民法院的报纸, 看看它是否发布了自己的“公告服务”信息。因此, 仅在指定的人民法院报刊上刊登“公告服务”, 侵犯了公众的知情权, 保护了当事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不能保证民事诉讼原意的实现。此外, 在实施“公示送达”前, 法院应当在邮政送达地点走访查明被送达人的下落, 并取得以下资料:单位或部门出具的证明: 1、被送达人所在地派出所出具的下落证明, 即被送达人已离开住所, 不能代领, 不能被送达。移交; 2. 下落不明无法转发的证明; 3、后续住户出具的下落不明证明, 不能交给住所;人员出具的无人操作、行踪不明等证据材料。但郑州市灌城惠区人民法院并未严格执行, 违反了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请问郑州市管城惠区人民法院:为什么有合法权利的公民不如死囚?图 7 灌城回区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新闻中发布“公告送达”供审判 图 8 灌城回区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新闻中发布“公告送达”的内容 图 9 灌城回区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新闻》上发布的“公告送达”内容人民法院 法院报案审理“公告送达”内容 图10 灌城回区人民法院发布的人民法院缺席判决“公告送达” 图11 灌城回区人民法院发布的缺席判决“公告送达”人民法院 图12 被告人与后屋居住人保持沟通顺畅的证明。图13 郑州市管城惠区人民法院执行庭与被告人保持联系畅通的通话记录。图14 郑州市管城惠区人民法院邮寄传票显示的被送达人手机号码错误 图1 原告起诉书图2 原告起诉庭笔录 判决书来源:田蓓蓓, 《公益维权网》作者

Copyright © 2001 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 shijiuyejituanyouxiangongsi (hyperfitsystem.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