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大象”李敖(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9日

       转自21cn 有段时间李敖大师在凤凰卫视做讲座, 栏目叫“李敖有话要说”。李大师背有光泽, 穿着铁锈红色的西装(胸扣开着), 戴着蓝框墨镜(这样就看不到眼睛了), 这套穿搭看起来像是文化大师或者江湖呢?黑帮老大?师父一开口, 就知道有没有。听着师父高亢的演讲, 引经据典, 背诗朗诵, 指点东西方, 没想到这位曾经的文学愤世嫉俗者, 这位曾经被称为文化“斗士”的台湾作家, 有这样的语气。 .李敖真的老了。因为他不停地重复, 婆婆和婆婆好像得了老年痴呆症, 他不停地指着他一定觉得很好笑的例子, 不停点头(那天李敖指着他的头)并说, “每个人都在使用电脑。”, 这是人类最后的大脑), 尽情享受吧。
       比如这几天, 他多次提到“我参加了所谓的2000年台湾总统选举”(注意, 每次提到总统, 他总是强调“所谓”二字), 说:“我2000年在香港写的。文章表明我的态度, 我不是竞选所谓的总统, 而只是中国台湾地区的领导人。
       ”在这一点上, 师父不犯老虎图。他知道该退出的时候退出, 他需要小心!比如骂美国可以是恶毒肆意, 他知道美国人不会对他做什么?但我还记得, 李敖在台湾入狱时, 《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一消息。后来, 李敖出版了一本献给《纽约时报》的书。在扉页上报告。这说明他虽然这么讨厌美国, 但很在意美国对他的评价。台湾人李敖也很刻薄, 阿扁也不敢对他下手(更别说有坐牢的资本了), 骂台湾, 台湾假民主, 一条狗, 无耻、不仁、卑贱、死鸡、胆小鬼, 一口气甩掉泼妇的骂声, 果然是师父的博学!然后, 他更加愤愤不平地说:台湾2300万人口中绝大多数都是懦夫?那么, 李大师您是少数还是绝对多数?李大师继续为台湾人“解忧”, 反过来像孩子一样说服大陆:你为什么要打台湾这只死鸡?何必用屠刀杀鸡,

何况死鸡。什么台独, 他不敢!他的阿扁是个懦夫。从他的长相来看, 他矮小胆小。他说话歇斯底里, 那为什么要用公牛刀呢?他不敢改国名, 更不敢改蓝天白日旗。胆小鬼一个!台独是假的, 民主也是假的。李敖用这种看似先知先觉的语气, 说服和崇拜那些懒得“私下思考”的官员!李敖对台湾民主选举的批评没有得到落实。从根本上说, 与欧美国家的民主化进程相比, 今天的台湾社会, 台湾选举中各种弊端、混乱、斗殴和仇恨的根源在于信仰的缺失, 而欧美国家的民主成功与成功离不开其传统的希腊民主制度、人文精神、罗马法制和法治, 更重要的是,

离不开希伯来的宗教传统和基督教信仰背景。
       没有悔改, 没有谦卑谦卑, 没有和平, 没有博爱, 你和我斗, 你赢王输匪, 你伤害别人。这样的民主如何维护社会正义?怎么可能有平等与和平?尽管如此, 李敖对台湾民主的批评和他的“假民主”显然是与“民主”的不和, 他将台湾大选的所有弊端归咎于民主制度本身, 从而完全否定民主政治本身, 真的更好吗?做爱比“这样的民主”?李敖, 你用什么样的词来批评台湾的民主并不重要。是真的无知, 还是对文革麻木, 对生活冷漠?李敖在台湾可以尽情地骂自己不喜欢的人。虽然入狱几年, 但他不知道中国大陆有多少知识分子因为一句话就毁了。李敖认为中国人很幼稚, 他反对农民还那么穷, 中国还那么落后。宇宙飞船的目的是防止美帝国主义欺负中国。为了国家, 农民没钱光脚买袜子。袜子是一美元一双, 飞船要上天了, 但是没有袜子!请问, 李师傅, 中国农民能穿上像你这样一美元一双的袜子吗?为国家?敢问:什么是国家?是这片土地及其陷入困境的人民, 而不是一个政党, 一个虚无主义的极权统治。正如你李敖所说, 在飞船上天啊, 中国强吗?贫穷不是根本原因。中国贫困的根本原因是几千年的战斗、杀戮、批判、战斗、生死、灵魂游荡、信仰危机、生活不平等。一位“网友”说:李敖说得对, 中国强大, 台湾人不战而归。天哪!怎么会有被父母吓退的孩子?中国不是有一句老话吗:孩子不觉得妈妈穷吗?网友补充道, “李敖为了不让自己的节目被封, 并没有直接攻击**, 但也举了很多大胆的例子。”比如他批评我们用林彪代替了毛泽东和贺子珍合影中的贺子珍。还记得, 说到这里, 李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四人帮”身上, 多亏了他, 李敖才有了这样的想象力!韩非子曰:“儒以文违法, 侠以武违禁。”我觉得李敖这个假儒家假侠客, 真是个有文化的奴才, 愚弄百姓多情无德。如果说他也是侠客, 那么这个侠客也是从水泊凉山招来的宋公明。事实上, 李敖骨子里并不想当“夏”, 他想当皇帝。做骑士比较容易, 杀一两个人, 骂几句过火的话, 孤军奋战。这往往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只有当了皇帝, 才可以随心所欲地杀人, 才能无法无天。这就是英雄, 真正的英雄。所以李敖要竞选“所谓的”总裁, 但事实上, 那个总裁并不是李敖想象中的英雄。 4月2日晚, 李大师演讲的主题是“乡愁”。他先来给余光中的诗做手术, 把这种虚伪的“怀旧”怀旧诗人”批评又炫耀自己的中文有多好。他居然把余和李的两首同样破烂的诗背了好几遍, 然后大胆地“炫耀”, 我李敖, “中文在我心里。短短十分钟, 除了“炫耀”之外, 就是开始骂人了, 骂完老宇, 骂鲁迅, 骂鲁迅的中文,

不好;骂台湾人中文差, 肤浅;然后直接骂大陆人他中文也很差, 骂电脑, 玩电脑的人。最终, 他得出的结论是, 只有李敖大师懂中文, 懂书法, 会写字。说这话的时候, 师父并没有脸红, 依旧摇着小脑袋。看着屏幕上李敖自恋的样子, 感觉他真是一个又老又可怜的老人。可我还是想骂他几句, 跟李敖一样狠:流氓嘴, 小人见识, 太监口气。看李敖放纵的表演, 让我想起了所谓的文化精英余秋雨、王鲁湘、葛建雄。他们纷纷“出海”,

成为媒体的角色, 甚至“知识分子”也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文化宠儿。对于那些所谓(原谅我反复使用这个词)“知识分子”来说, 可怕的可能不是遭受恐怖分子镇压甚至入狱的痛苦。最聪明最有效的就是招保安, 软保安。一旦你招募,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见“骂人大师”李敖的乖巧了。他绝对知道在哪里骂, 在哪里骂, 在哪里不该骂。是因为人们的情感意识淡漠吗?李敖说:“我女儿说我不回北京, 怕坐飞机, 不。我要做什么?我的老情人和老同事都老了。情况不同了, 这座城市不再是那个城市了。旧城墙被拆了——注意, 说到这里, 李大师连忙转移话题, 补充道:拆城墙是对的, 是为了建设新中国!如此虚伪, 怕奉承的李敖怎么会有一点文化良知?中国很多东西都是被这样一群奴隶毁掉的。就连大陆政府都在反思拆旧城的得失, 但这位李大师还是有上进心, 拍马拍马腿。真可惜! “政治流氓”就是当年批评“四人帮”的“帽子”, 戴在李敖的头上再合适不过了。一言以蔽之, 李敖就是电视上那个戴着红书, 戴着墨镜的小老头。他用中国古代文人惯有的讥讽和冷嘲热讽(李敖不懂什么是幽默)来驱散一切严肃的话题。正如网友所说:站在克里姆林宫门口骂美国总统, 你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勇气吗?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说:“如果没有上帝,

我什么都可以做。”缺乏信心

Copyright © 2001 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 shijiuyejituanyouxiangongsi (hyperfitsystem.com),All Rights Reserved